普文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 > 正文

社会

二战,日本女人多疯狂?1个女人自杀,让1000万女人争当“英

2019-10-22 11:53:17热度1676
当天,她面对神龛,为井上清一留下了一封题为“军人妻子之鉴”的长长的遗书。其后,他不负井上千代子的厚望,成为中国战场上最凶残的鬼子军指挥官之一,指挥部下残酷地虐杀中国人,成为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

提示:很快,魔鬼的两个俱乐部将以惊人的速度拍摄井上直代子的“事迹”——永别了,死亡。它引用井上直代子遗书中的一段话:“我的心充满了无限的快乐。如果让我说为什么我快乐,那就是我可以在我丈夫明天去打仗之前快乐地离开这个世界,这样他就不会再有一丝对我的关心了。”

我们无意将历史写成小说,但这个历史故事比小说更新颖。

1932年9月16日上午,中秋节后的第一天,日本鬼子包围了抚顺煤矿附近的李家沟、平顶山等村庄,用刺刀将3000多名普通百姓和矿工赶到平顶山村以南的洼地。这时,日军占领了东西两山包,在北面设置了一道铁丝网屏障,在南面只留下一条小通道,还有许多幽灵士兵设防,几乎没有人能从这里冲出去。

魔鬼给了3000多名平民和矿工一个理由:拍照。事实是,他们在东部有六个覆盖着红布的“摄像机”。人们和矿工被迫到达。大约下午1点钟,魔鬼突然从“照相机”上取下红布。“照相机”显示出它原来的形状,变成了一把机关枪。在魔鬼的命令下,机枪疯狂地向普通人和矿工扫射,顿时,鲜血、血腥的碎片、惨叫声、哭声汇聚在一起。就这样,我的3000多名骨肉同胞掉进了血泊。其中三分之二是妇女和儿童。400多个家庭几乎被杀害。当时,只有100多名幸存者。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死于受伤和没有医疗的伤害。最终,只有40或50人幸存下来。

这是历史上著名的平顶山大屠杀。有这样一个场景:一名妇女被日本刺刀刺伤胸部,但她站起来用双手抓住刺刀。日本人吵着要拔出刺刀。她的十个手指被砍到地上。日本人又给了她一条腿,她重重地摔倒了。与此同时,恶魔们向平顶山居民的房屋倒汽油并点燃他们,把整个平顶山都吞没在火焰中。这场大屠杀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直到晚上结束。平顶山村过去只有一个荒凉的老君庙里的血腥味。

魔鬼制造了这场可怕的大屠杀,因为9月18日之后,魔鬼占领了我国东北三省,人民抗日自卫队一直在与魔鬼军作战。背后站着一个凶残的恶魔井上清好一。井上清好曾经有一个非凡的女人井上清好,她是二战期间日本军人家庭甚至所有日本女性的榜样和榜样。

1931年冬天,日本军队占领了中国东北。这时,井上清一是日本侵略军第4师大阪第37步兵团的中尉。他和井上直子在他的家乡大阪度蜜月。井上清好看到他要去前线,变得沮丧起来。甚至在过去的两天里,井上千代子开始厌倦战争,心想:要是没有战争,他就能和井上千代子在一起一辈子。

井上直子看穿了井上清好的心思。为了不让井上清在他温和的村子里失去斗志,立功立业,这个看似娇小柔弱的女人悄悄地准备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壮举”。同一天,她面对圣殿,给井上清留下了一张长长的遗书,题为《军事妻子的教训》。遗书上写满了成千上万的字,大意是为了赢得伟大日本帝国的圣战,鼓励丈夫勇敢地战斗,而不是减轻他的忧虑,她必须死去并履行自己的职责。晚上,她静静地睡在井上清芳身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刀片,打开喉咙。有消息称,因为她没有做过这种事,她的动作非常不熟练,持续了很长时间,但她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叫醒井上清好(Kiyoshi Inoue)。

第二天,井上清好醒来时,榻榻米已经被井上清子的血浸透了。他摸了摸井上直代子的尸体,发现那里仍然有人体体温。后来,他亲眼看到井上直代子的遗书。没有一滴眼泪,他默默地收拾好行李,把井上直代子的葬礼托付给他的家人,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子。他在大阪港登上了一艘开往中国的军舰。后来,他辜负了井上直子的厚望,成为中国战场上最凶猛的魔鬼军团指挥官之一。他命令他的下属残忍地杀死中国人,成为双手沾满中国鲜血的刽子手。

当然,井上直代子也因其用死亡激励丈夫的行为而闻名。魔鬼的媒体称她的死是“划时代的角色”,一夜之间成为“日本女性美德的光辉典范”。谢星在横幅标题下称赞她为“昭和殉难的女儿”,并说她的死“极大地鼓舞了战场上士兵的士气”,“所有皇军都被人为地调动了”。

很快,魔鬼的两个俱乐部以惊人的速度将井上直代子的“事迹”改编成电影《永别了,死亡》。它引用井上直代子遗书中的一段话:“我的心充满了无限的快乐。如果让我说为什么我快乐,那就是我可以在我丈夫明天去打仗之前快乐地离开这个世界,这样他就不会再有一丝对我的关心了。”

我们想说的是,《鬼子》的历史故事比小说更新颖,已经被《鬼子》的有关方面所提倡和利用。他们迅速成立井上直代子的“美德展示协会”,并发展成为全国范围内的“大日本国防妇女协会”。这个“协会”的发起者是井上清彦和直代子的媒人安田夫人。“协会”呼吁魔鬼女人走出厨房,走出家庭,站起来保卫国家。其成员急剧增加,一年后达到10多万,两年后达到60万...到1937年,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战争全面爆发,达到458万,最后接近1000万。其中一些成员突然嫁给了战争恶魔,一些加入了军事生产,一些走上前线安慰战斗恶魔,一些直接拿起武器冲到前线...他们都被军国主义矩阵“滋养”,变得畸形和疯狂!

今天,一些对历史知之甚少的人认为是井上、池阳子和井上清好变成了杀人恶魔,杀死了平顶山3000名无辜的村民和矿工。我们想强调的是平顶山大屠杀不是一个孤立的地方。日军屠杀和平居民的起点,也是日军实施杀光、烧光、抢光“三光”政策的起点。它甚至为德国、意大利和日本未来的法西斯暴行树立了“榜样”。

记住历史不是记住仇恨。今天,我们不能说原子弹下没有谋杀,但可以肯定的是,日本人用疯狂和不正常的军国主义来麻痹他们的妇女是极其准确和恰当的。作为受害者,我们不能只是在悲剧发生的地方建一个纪念馆,或者让一些幸存者回忆过去。为了向那些忘记历史的人讲述历史,我们需要越来越流行的方法和手段。(文|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