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文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会 > 正文

社会

晨读|一路歌声一代人

2019-10-29 09:00:05热度2229
今天多云为主,但是早晨前后北部地区有雾,午后到夜里局部短时阵雨,气温在23~29℃之间,中午前后体感还是有些热的,大家出游不妨带把雨伞,遮阳防雨两不误。今天降温中心向南移至华北,5日黄淮、江淮降温则最

在一个宁静的秋夜,一辆公共汽车载着30多名中年男女从新昌开往绍兴。四周一片漆黑,只有灯光在黑暗中移动。

这是20多年前出现在浙江的一个场景。那年国庆节期间,上海社会科学院专门为我们的中青年科研人员组织了一次学习班。学习班结束时,学生们还被组织到绍兴进行实地考察,参观了柯桥纺织市场。我记得副校长夏玉龙、马列研究所所长胡振平,还有文学研究所的金苑、历史研究所的袁念琪、哲学研究所的周山、吴晓强、经济研究所的舒汉峰、信息研究所的徐觉哉、娄培明等陪同。那天晚上我在新昌吃了晚饭,然后去绍兴过夜。第二天我回到了上海。

我的座位靠近窗户。当汽车刚启动时,我听到了一些声音。过了一会儿,汽车渐渐静了下来。许多人打瞌睡或休息。我完全醒了,看着窗外的秋景,听着车轮滚动的声音。

“线长,针密,红旗绣着眼泪……”突然,几个女孩的歌声从后面隐约传来,带着低沉、温柔和深情的语调,非常优美。当唱第二首《千年爱,爱》时,似乎有更多的女性声音,就像一个女性团体在唱歌。当《红梅颂》唱出时,声音明显更大了。随后,男子团体唱起了“游击战歌曲”。歌声低沉而有力,逐渐转为高度激动。女孩们不甘示弱,唱了《十送红军》和《红色女兵军歌》,男孩们唱了《我是一名士兵》和《打靶归来》。双方似乎在竞争。你在舞台上给我唱歌,还两人一组给我唱歌。你来来去去,一个接一个。大气被加热了。

有趣的是,当这首歌从车后响起时,车前的人仍然像做梦一样醒来,更加平静地听着,其他人暗暗窃笑,觉得很有趣。我想唱几次,但周围没有动静,我不得不忍受。然而,当汽车后面的男人和女人都唱着熟悉的旋律“我的祖国”,特别是“这是一个美丽的祖国,我在这里长大”,坐在我前面的人和我再也忍不住了,所以我们都放开嗓子尽情歌唱。此刻,车前车后的歌声融为一体,渗透了整辆车,飘出窗外,带着无数的果实飘向宁静广阔的秋夜。

就像被感染和传播一样,自从《我的祖国》之后,每一首在后面唱的歌都是整辆车的合唱。每个人都唱着从儿歌《燕子》到《我们的田野》;从雷锋的歌曲如《接过雷锋的枪》到《毕业歌》和《共青团歌》;从电影插曲如《洪湖水海浪拍击海浪》到抵抗美国侵略和援助朝鲜的歌曲;从《黄河合唱团》等抗战歌曲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等军歌;从《敖包相遇》等少数民族歌曲到《希望之田》等改革开放初期流行的歌曲。每个人都唱得越来越起劲,唱得越来越开心,所以他们挖空心思,寻找自己的心,写出他们能记住的所有歌曲。有些人甚至唱外国歌曲,如《莫斯科郊外的夜晚》。过去的岁月和照片也闪现在这些歌曲中。

这时,坐在前排的医院党委副书记老张突然转过身来问我,“你怎么能唱这么多歌?”我自豪地说,“在中华民国,我们都是同龄人。我们是唱着这些歌长大的。”他点点头,“看来这首歌真的很棒!有强烈的时代感。听你唱歌,我似乎也回到了从前。”突然,他又问,“我理解旧的三个术语。新的第三个术语是什么意思?”我说,“那是指改革开放和恢复高考后的第77、78和793届大学生。然而,他们中的许多人实际上是第三代。”

"哦"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看来你们这一代人真的和共和国同在一条船上,分享着同样的命运!”他的话音刚落,车厢里响起了“我爱你,中国”的歌声,紧接着是悲壮的国歌“志愿者进行曲”和强有力的“国际之歌”。最后,每个人都勇敢地唱起了《歌唱祖国》:“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的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此走向繁荣……”

这首歌刚唱完,车就到达绍兴的住处,好像是事先安排好的。我不知道谁说,“我们班以唱歌结束!”马车里爆发出掌声。

孔子说:“诗可以分组。”这意味着诗歌具有团结群众、凝聚人心的功能和力量。尤其是当诗歌被创作、演奏和演唱,并与音乐结合成为一首歌时,就像长着翅膀,四处飞翔,传播得更广,影响也更大。在那些日子里,中国的士兵和平民唱着抗战的歌曲,毫不犹豫地去了战场,为祖国而死。我们从未打过仗,但是每当我们唱国歌时,我们的热血沸腾,我们的心怦怦直跳。正是这些歌曲让我们感到意气风发,充满豪情,跟随新中国的前进步伐,经历各种困难,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现在,所有在车厢里唱歌的人都退休了,其中一些人已经成为各个领域有影响力的专家和学者,但这些歌曲令人难忘。这次视察期间自发的歌唱晚会也令人难忘。(孙勤安)